2019年年初,海上篆刻家张遴骏先生告知其友人藏有查士标临米芾信札长卷,后有蒋仁长跋,或可补拙著《真水无香--蒋仁与清代浙派篆刻研究》资料之阙。在张先生热心帮助下,得覩是卷全貌,其中蒋仁长跋洋洋数百言,与其印章边跋多有印证,确实是一份珍贵的资料,对蒋仁家世、生平、交游等多方面研究皆有所补益,对清代画史研究也有一定价值。今不揣谫陋,着重就蒋仁跋文略作深入探考。

据张遴骏先生转告,此作为广东藏家在2011年11月香港佳士得拍卖所获,由于当时图录仅印出查士标本幅与梁同书跋,藏家亦未知尚有其他墨迹。数年后展玩之时,意外发现距梁同书跋文后数米空白的卷末,竟还有查虞昌、蒋仁、平圣台题跋,由于空白纸幅过长,而为经眼者忽略,可谓意外之喜。

图1 查士标临米芾信札长卷

此卷系查士标书法精品(图1),所临为米芾信札五通,后有查氏题记一段,卷首铃“梅壑”长方朱文印,落款后钤“查二瞻”方形朱文印:

敬闻命。此石亦不恶。业镜在台州耳。伯充台坐。芾顿首。

芾皇恐,蒙惠柑,珍感、珍感。长茂者适用水煮起,甜甚。幸便试之。余卜面谢,不具。司谏台坐。芾顿首。

芾再启。贺铸能道行乐慰人意。玉笔格十袭收秘,何如两足其好,人生几何,各阏其欲。即有意,一介的可委者同去人付子敬二帖来授,玉格却付一轴去,足示俗目。贺见此中本,乃云公所收纸黑,显伪者。此理如何,一决无惑。芾再拜。

苏氏《王略》右军帖,获之。梁、唐御府跋记完备。黄秘阁知之,可问也。人生贵适意,吾友觑一玉格,十五年不入手一旦光照宇宙,巍峨至前,去一百碎故纸知他真伪,且各足所好而已,幸图之!

丹阳米甚贵。请一航载米百斛来换玉笔架,如何。早一报,恐他人先。芾顿首。

米襄阳九札真迹,久藏新墟吴氏,今归江一石小年斋,余得数见,亦窥一斑。此米书之煊赫有名者。士标临并识。

所临数札,依次为米芾《业镜帖》《惠柑帖》《玉笔格帖》《适意帖》《丹阳帖》,原帖今俱藏台北故宫博物院。从查士标题记来看,其友江一石藏有米芾信札九通,他数度观摩真迹,因此选择其中“煊赫有名者”五通,临摹成此卷。

图2 米芾 适意帖

查士标(1615-1698),字二瞻,号梅壑、梅壑散人、懒老、后乙卯生。新安(今安徽休宁)人,后流寓江苏扬州、镇江、南京一带。查士标富收藏,精鉴别,擅画山水,为海阳四家之一。与孙逸、汪之瑞、弘仁等并称为清初“新安四大家”。其山水法倪、黄,笔墨疏简,风神萧散,气韵荒寒,晚年画风有所改变,直窥元人堂奥。又负书名,行、草见长,于米带、董其昌得力尤多,行笔俊逸豪放、神韵深邃,时谓“米、董再生”。

查士标书法本钟情米襄阳,此卷临摹自真迹,笔法精熟,可谓形神兼具。所临间有省文,如《业镜怗》末落“彦臣如何”。与米芾《适意贴》(图2)原帖对比,则阙首句“百五十千,与宗正年取”,复少末句“水君若一旦先朝露,吾儿吝,万金不肯出”,又将原贴中旁注移入正文。

此卷为 〝西冷八家〞 之一蒋仁好友平圣台之弟翊三所藏,据查虞昌跋可知为平翊三得于查培继(勉斋)后人,系“寓谨严于纵横,非寻常酬应者”。

图3  查士标《临米市信札长卷》查虞昌跋

查虞昌乾隆四十八年 (1783)原跋(图3)如下:

癸卯春过平江,翊三年二兄先生出示家二瞻族祖临米卷子。因询虞与公世系,公籍隶新安,居邗上,于海昌为别支,隐居不仕。诗、字画俱臻逸品,一时为之纸贵。与田浦两从祖多倡和作,见《敬业堂集》中。雄于赀,且好客,四方文士辐辏,有孔北海风。寿八十余,无子,一女嫁方氏,外孙汉烈,乾隆辰巳间宦于浙。余以中表兄弟见,出公字画数十轴,得遍观,甚珍惜,不敢留。今邗上肆中多重价售者率赝笔也。是卷临米,寓谨严于纵横,非寻常酬应者比。询,得之家勉斋公后人。勉斋公,虞近支,于公为伯叔行,时观察九江,往来邗上,得公墨妙应精且夥,惜所见仅此,馀又不知流转何处也。展卷嘅然,留玩数月,因记颠末归之。年愚弟查虞昌拜跋。

卷后又有乾隆四十九年(1784)平圣台、乾隆五十年(1785)梁同书、蒋仁跋。梁同书跋文(图4)如下:

图4 查士标《临米市信札长卷》梁同书跋

米札为炫赫有名之书,此卷亦可谓炫赫有名之作。昔人云下真迹一等,不足方也。宋吴云壑学米,形似神似,五百年来只此一人,所流传者亦只数行,今《三希堂》《快雪堂》诸刻同也,然笔端犹不免脂殖气。若先生此书,岂特与之抗衡已耶

可宝也。乙巳三月,山舟同书识。

梁跋中所云吴云壑为南宋吴琚,他对米芾书法五体投地,并穷其一生矢志不渝地模仿米芾书法。梁同书称查士标此卷脱尽后人学米的“脂䐈气”,一方面固然是出于对查氏学米用笔清逸,格调高雅的盛誉,但也点破后世临摹,翻刻米芾书法多偏丰腴的腻味。

图5 查士标《临米市信札长卷》蒋仁跋

当然,诸跋之中,尤为可宝者,当是最新发现的数米白卷之后的蒋仁题跋(图5)。蒋仁跋作于乾隆五十年(1785)二月廿八日,时年四十三岁。文曰:

梅壑翁与先曾祖善,余家藏其迹不啻牛腰卷,内仿清閟《十万图》、临柳《度人经》、褚《净名经》、小松先曾祖《东皋墨谱》二卷,尤为铭心绝品。甲午春,寄贮邵氏南湖水阁,为人偷尽。今对此卷,如米老忆南唐宝石,不禁泪滴玉蟾蜍也。闵丈玉井语余,翁晚年贫甚,依婿,方肆力于画,达官大姓磬折求之,不得,往往转从田夫野衲购之。临没,以所储古奇器书画及自运得意笔付女护持。闵曾见数种,精绝,近亦散失矣。声山、退谷诸公,初亦倔强,既而必倾意写,时寄精画乞翁批尾。初白老人赠诗云:“诗文价定人争购,书画船轻客待邀”。长沙陈恪勤传翁,称其洒落似史廷直,豪侠似顾金粟,博雅似黄云林,简傲似王友石。而扬州耳食之徒捡汪攻石牙慧,讥其不中绳墨,是欲绁天马之足为辕下驹也,岂定论哉。晚睛丈示其弟翊三先生所藏卷,枨触旧事,因记。乙巳二月廿八日雨中,女床山民仁。(钤“蒋仁印”白文印)

从此跋可知,蒋仁曾祖蒋灿里与查士标交往颇深,所藏查氏书画亦夥。乾隆三十九年(1774),蒋仁将家藏书画寄贮邵氏南湖水阁,为人偷尽。这一事件对蒋仁而言,不啻于人生重大打击。世家所藏书籍、字画,在古代往往代表着一个家族的文脉传承,同时也是一种精神文化根柢。从物质层面来说,即使在家族没落之际,这些书画也可以转化为维系家族经济运转的备用金,甚至有可能帮助一个家庭渡过难关。家藏书画的散失,毫无疑问是对蒋仁物质与精神上的双重打击一方面造成其内心世界的消极与封闭,同时也对其家庭的生活乃至生存造成巨大的负面影响。早在乾隆四十六年(1781)所刻“兜坚室一印(图6)的边款中,遭窃一事已被刻入将仁自用印“磨兜坚室”边款中:

图6 蒋仁 磨兜坚室

家藏胡恢隶书《欹器帖》,纸墨黯澹,有洪容斋、范至能、张温甫、赵子固、贯酸斋、滕用衙、都元敬、郭允伯、顾宁人九跋。又祝希哲小楷《金人铭》长卷,有莫中江、董香光、李檀园、邝湛若、申观仲及先宫詹公跋尾。甲午春,余自褚堂复居东皋,拾宋元明国初诸家铭心绝品书画二百八十余种,并□两府无银锭痕,山和尚锦装潢不全《阁帖》九卷、初榻《绍兴米帖》四卷,寄贮苕月君十仙绘蝠楼,不知谁为桓大司马孽子,巧偷殆尽,胡、祝二迹,亦堕劫内,不胜哀肠泪滴蟾蜍之感。

两文对照,可见偷窃事件发生的时间、经过大体一致,只是跋文云“寄贮邵氏南湖水阁”或与印款所说“十仙绘蝠楼”为同一处。此次事件,蒋仁损失宋至清初书画、法帖二百八十余种,自然也包含查士标为其曾祖蒋灿所作大量书画。故十年之后,蒋仁在题跋查卷时情不自禁,发出“如米老忆南唐宝石,不禁泪滴玉蟾蜍也”的喟叹。

跋文的末段,直书闵华告知蒋仁关于查士标的画史掌故,并提出对查画的独到见解,尤具史料价值。查士标晚年贫困,依靠女婿家生活,肆力于绘画,去世前又将所藏古董、书画与自作精品交付女儿保存,后皆散失。查升、汪士鋐时常寄去绘画精品求其跋尾。查慎行赠诗、陈鹏年作传,皆极为称赏,然而扬州有人道听途说,信奉汪肤敏贬低查士标之语,认为其“不中绳墨”, 实为愚妄,蒋仁对此予以驳斥。

据文献记载,蒋仁于书法、篆刻之外兼工绘事,但其绘画似未得见“。如《墨林今话》载 :“兼写山水,不多作也。”《清代画史增编》云“写山水存幽逸趣,惜不多作。”李玉棻《瓯钵罗室书画过目考》云“写山水有幽逸趣”,并举陈诗庭孝廉所藏蒋仁摹造像直帧行书长跋:并印章七方,“书画均具金石气”。四 从此跋来看,虽然蒋仁绘画作品未见,但他对绘画的见解十分精深,应当是通晓绘事的。

图7 查士标《临米市信札长卷》平圣台跋


蒋仁跋后又有平圣台跋文(图7):

吾弟翊三孝廉得查二瞻先生手临米书一幅,装成属吾同年梧冈太守识其家世如右。抚迹思人,犹想见张伯雨、倪元镇一辈风流未沫也。二瞻以鹺英居维扬,延揽名士,而笔墨又足以副之,故声徹初白编修、声山学士之右。都下蚕头鼠尾书多以学米自诧,覩此则知米不易学,其精神魄力,要须意在笔先耳。甲辰秋,余将归鉴湖,翊三索书不已,乃为题一小诗归之,他日际梧冈,试质之何如。客久年衰气味孤,每将书画溷潜夫。一朝撒手西行后,犹有云烟着眼无?暂住阎浮未薙僧圣台。(引首钤“如来种”朱文印,后钤“净土中人”白文印)

关于平圣台,拙著《真水无香--蒋仁与清代浙派篆刻研究》对他与蒋仁的交往已有所叙述,这里不妨再作一番详细梳理。平圣台,字瑶海,号晚晴,又号火莲、确庵(斋)。斋名妙香盦、清娱阁、馀。山阴人。乾隆甲戊(1754)进士,改庶吉士,出为金溪知县,历官广州府同知。平圣台工诗文,《梧门诗话》载:


平瑶海甲戌会试,出钱文敏门下。公尝称其馆课“一钩杨柳外,彷佛上弦初”及公已卯典试江西,瑶海由庶常改县令:奉调入闱。公途中见新月,怀瑶海云:“凉风已见催秋去,碧汉何尝待客还?不信一钩杨柳月,此诗只令老途间。”(《梧门诗话》卷四)

可知平圣台出于钱维城门下。他与袁枚、彭绍升、黄易、王文治、蒋士铨、朱筠、余大观等均有交往。袁枚有《答平瑶海书》《到镜湖寓庵访平瑶海太史临别有赠二首》等诗赠之,《随园诗话》亦有论及。又啫佛,蒋仁晚年奉净土宗,即深受其影响。长洲进士彭绍升曾有《题平瑶海僧服小照》云:

夫子不识字,达摩不会禅。法尚不可得,而我何有焉。智人了斯义,因应随方圆。峨冠拥讲席,秃顶栖蒲团。一心俄转变,幻有传毫端。反穷念未生,谁实司其权。喧寂两无得,豁尔离言诠。俯仰天地外,非鱼复非鸢。卷图度高阁,一枕松风眠。

富春山人单炤《题馀听佛图》云:

休从起灭看纷纷,六字分明说与君。要识观音门里事,阿师何不自闻闻。

单炤精通佛理,与蒋仁、平圣台为禅友。当时人称金农之书法、奚冈之绘画、杭世骏之酒与单炤之禅著为“浙江四怪”。毛琛《和粤秀山长冯鱼山比部梅花十首原韵》对平圣台的“馀”也有记载:

远树冥冥作雪猜,青天海色小蓬莱。云于玉筍峰头白,花自西施渡口开。村酒兴来谁酩酊,衲衣行处惹梅苔。谈空齿冷馀莽老,强把青莲火里栽。(山阴平瑶海府丞晚耽禅酒,号火莲居士,筑馀庵于镜湖佳处,种梅百本,常醉余花下。)

图8

蒋仁先后为平圣台刻过“如是”(图8)“火中莲”( 俱1787年作,图9)、“妙香”( 1785年作,图10)三方印章,皆为佛家语。他是蒋仁晚年过从甚密的好友,曾从山阴远过吉罗庵访蒋仁,蒋仁曾作《山阁雨中喜邵四右庵至即送晚晴山长还山阴叠涪翁仁亭诗韵》一诗答赠,诗云:

昏沉湖上雨,舒卷云中山。云山抱城走,杰阁凌朝寒。笠屐天际落,古道君一斑。不惮峻岭滑,送客吴越关。行衣尽岚气,笑语倚危栏。相于岁晏里,听雨围炉间。俄顷雨声止,霁色明江端。贺监从此去,中流应仰观。

蒋仁中年也曾客居其家,如他为邵志纯(怀粹)所刻“康节后人”印(图11),即为乾隆五十年(1785)七月六日客其清娱阁上所作,款曰:

怀粹邵君属制康节后人印。迟一年,平氏晚睛草堂清娱阁上篆寄之,阁俯越州南塘,所谓鉴湖一曲也。邻快阁,园峰嶙嶙若云门宛委,玉筍朐兮窈窕,孔静幽墨。视吾家浓抹淡粧西子,尹邢不定。乾隆乙巳七月六日,女床居士蒋仁记。

是年十一月七日,蒋仁又为平圣台刻“妙香”印。款文:

火莲道人弃官学佛,筑馀何山桥畔。成都保将军寄绿衣大士铜像,仁因仿汉作此印赠之,道人平姓字瑶海,又号晚睛,山阴人,今之王摩诘、袁中郎也。乾隆乙已十一月七日,杭州女床居士蒋仁和南记于磨兜坚室。

蔡英有一段记述,恰可与此印证:

瑶海先生晚岁自号火莲居士,筑室鉴湖之滨,颜曰“馀庵”,营生扩其右,与方外人焚修其中,顾未免为尘累扰其清思,年踰七十而卒。

印款中所说“成都保将军”为保宁,时任成都将军,乾隆五十一年(1786)任四川总督他曾遣人送绿衣观音铜像,供于平圣台的馀之中。余大观有《馀庵诗为平太史瑶海作》四首,其中第三首曾述及此事:

入门老屋低,宛然小精蓝。慈容瞻大士,法相来海南(川督保公遣人送越,迎供庵内)。开帘出迎客,居士正罢参。

袁枚与保宁、平圣台为好友,乾隆王子(1792春,他去镜湖拜访平圣台,《到镜湖寓庵访平瑶海太史临别有赠(其-)》也有记述:

橹响客将到,开窗君已迎。湖宽多得月,地僻只闻莺。松学苍髯色,诗分贝叶声。观音含笑坐,得句定先呈。( 寓庵供绿衣观音一座。

这方“妙香”原印面为人磨去,先后被补刻为“水莲道人”“火莲道人”,现收录于《中国玺印篆刻全集》中“火莲道人”印即为此石,但印面已非原刻。关于这一段秘辛,笔者已在《真水无香》一书中有详细说明,读者自可参阅,兹不赘述 “。

从平圣台为查士标手卷题跋的署款“暂住阎浮未薙僧”来看,“阎浮”即“赡部”。须弥山南方的四大部洲之一南赡部洲,生长许多南赡部树,因此得名,后泛指人间世界。“未僧则可见其虽未剃度,心已为僧。平圣台由入禅佛而弃官,其思想、行为颇值得探究。蒋仁友人之中,平圣台、彭绍升、单炤三位,入佛最深。他们代表了清代士人(或曰知识分子阶层)中笃信佛教、精究佛理的典型,他们的文学艺术,乃至生活方式,都深受佛学影响,是古代文人社会生活史与思想史研究的生动个案。


作者为南京晓庄学院副教授 朱琪

注释

[1]《清鉴堂帖》称《贺铸帖》;吴其贞《书画记》称为《米芾再启帖》。

[2]又称《玉格帖》。


[3]蒋燦,号素庵。康熙年间任承德郎、徽州省通判署婺源县事。参阅朱琪《真水无香--蒋仁与清代浙派篆刻研究》,浙江人民出版社,2018年,第36页

[4]因原款漶漫,释文不排除可能发生误读现象。

[5]闵华(1697-1773后),字玉井,号廉风,江都有《澄秋阁集》。。

[6]朱琪《真水无香--蒋仁与清代浙派篆刻研究》,浙江人民出版社,2018年,第 246页。

[7]李玉棻《瓯钵罗室书画过目考》卷三,清光绪二十三年上海江南图书局石印本。

[8]彭绍升《观河集》,清光绪四年刊本

[9]单炤《小安养斋稿》,清嘉庆刊本。

[10]毛琛《俟盒稿补编》卷下,清道光刊本。

[11]吴颢《杭郡诗辑》,同治甲成同里丁氏重校刊本。

[12] 阮元《两浙鞧轩录》卷二十九,清光绪十六年刊本。

[13] 余大观《菘塍斋遗稿》卷下,清嘉庆刊本

[14] 袁枚《小仓山房诗集》卷三十四,清刊本。

[15]详阅朱琪《真水无香--蒋仁与清代浙派篆刻研究》,浙江人民出版社,2018年,第262-270 页






点赞(0) 打赏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微信小程序

微信扫一扫体验

立即
投稿

微信公众账号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发表
评论
返回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