敕。朝散大夫守光禄少卿李玕。昔开元致理之初,冀州刺史平嗣光(疑:平嗣先 讹误)阙温清之礼,遂夺其官,放归田里,是故四十馀年,风俗忠厚,教化之本,岂先斯乎。尔为将相之家,穷极富贵,坐有大第,官为亚卿,母子异居,仅将十载,有司弹劾,事状昭著。于吾用法,尔当何罪?俾佐名郡,尚曰宽恩。可守抚州司马员外置同正员,仍即驰驿发遣。

诏令。朝散大夫、守光禄少卿李玕。过去开元盛世之初,冀州刺史平嗣光因缺乏应有的孝顺礼仪,被剥夺了官职,放归故里。自此以后四十多年,风俗变得忠厚淳朴,可见教化的根本,岂能不以此为先?你身为将相之家,尽享富贵荣华,住着宽敞的府邸,官职为光禄少卿,但你的母亲和你却分居两地,将近十年。有关部门对你进行了弹劾,你的所作所为,事实清晰,证据确凿。按照我的法令,你应当受到怎样的惩罚?现在让你去辅佐一个著名的郡县,尚且算是宽大之恩。你可担任抚州司马员外置同正员一职,并立即通过驿站快速发遣你上任。

点赞(0) 打赏

Comment list 共有 0 条评论

暂无评论

微信小程序

微信扫一扫体验

立即
投稿

微信公众账号

微信扫一扫加关注

发表
评论
返回
顶部